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炒股的智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9|回复: 4

第四章,股票炒家回忆录 (陈江挺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0 02: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章,股票炒家回忆录


我回老家了。但到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生活目标是筹一笔钱重回华尔街。华尔街是唯一可以承接重手交易的地方。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我的交易将顺风顺水,那时我需要这样的地方。当一个人正确的时候,他需要从正确中获取最大的回报。(p45)

我不知到哪里筹钱!很自然,我试图再进赌馆。这时赌馆已经少多了,老板们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认识的老板还是不接受我的下注!我向他们解释,我已经在纽约亏光了从家里带去的钱,我其实所知有限,我试图说服他们我并不是战无不胜,接受我的交易将有利可图;但还是没人接受我的下注,没人将我的解释当回事。新的赌馆小里小气,那些老板居然认为若股民觉得有交易机会,下注不应该超过20股。

我需要钱!而那些大一点的赌馆不断从客户手中赚很多钱。我找了位朋友进赌馆交易,自己装成找朋友溜进赌馆,趁机接近接单员试图下些如50股这样的小单。当然,他说“不”。我也和朋友约了些暗号,他按照我的暗号下单买卖,但那样只能下打小闹。很快赌馆也对我朋友的单子挑剔。终于,有一天他试图卖空100股圣保罗(St.Paul) ,赌馆拒绝接受他的空单。

以后我们才知道有个赌馆客户看到我们在赌馆外面交谈,跑去告了密。当我朋友试图卖空那一百股圣保罗的时候,接单员告诉他 “我们不接圣保罗的卖空单,特别不接受你的卖空单。” (p46)

“为什么,发生什么问题,乔(joe)?” 我朋友问到。

“没什么问题,就是不接你的单,” 乔回答说。

“是我的钞票有问题吗?看细些,都在这。”我朋友递上10张10元美金现钞。这些现钞然都是我提供的。我朋友表情愤怒,似乎受了委屈;我在边上装没事一样;更激动的是赌馆的旁观 客户,他们对赌馆和客户的任何争端都特别上心,试图从中解读出赌馆可能有的不轨行为。

这位名乔的接单员走出单元,他应是位经理助理;他直接走到我朋友面前,看看他又转头看看我。“真好玩,”他语调缓慢,“真是太好玩了,你朋友利文斯顿不在的时候你什么都不干, 坐在黑板前可以发呆几个小时,对黑板上 的股价瞄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利文斯顿一进来,你就突然忙了起来。或许你的交易决定是自己做的,你认为我信吗?我们这里不再接受你下单,我们不接受利文斯顿的傀儡在我们这里操作。”

就这样,赚点小钱的路都断了!但将这段时间的收入减去支出,我口袋还多出了几百块钱。怎么将这几百块钱变成足够回到华尔街的本金是我现在心里最着急的事。这段时间我冷静反思了自己的一些愚蠢作为;一个人在一段距离之外观察往往可以将全局看的更清楚。但现今最急切的任务还是筹足本金。

有一天,我在旅馆大厅和一群熟悉的炒股好手聊天;大家都在谈股市。我提到如果一个人用市价单交易,而券商交易能力不佳,(注:当年没有电子交易,股票交易靠券商的雇员在交易厅双手比划找下家)没有人有可能从股市赚到钱。

一位炒手插嘴问这交易能力不佳的券商是谁?

我说,“市面上最好的,” 他继续追问到底是哪位?我看得出他不相信我曾和第一流的券商打过交道。(p47)

我回答,“任何一位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会员都可能出现交易滑价问题,不是说他们是心存诈骗或粗心大意。当一位炒手下市价单买股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最终的交易价是什么,券商的最终交易报告才算数。交易厅内股价跳动1~2块钱是常事,偶尔也会来个10~15块钱的大波动。场外炒手是不可能抓到发生在交易厅内这些升跌的。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更喜欢到赌馆买卖股票;当然,这些赌馆要能接受大单才成。 ”

我从未见过这位和我说话的先生;他名字是罗伯特(Roberts)。他看来很友善。他把我叫到旁边,问我有没有在其它交易所交易过?我回答没有。他告诉我他认识一些交易行,属于棉花交易所,农产品交易所或其它小交易所的成员。这些交易行特别注重交易效率。而且这些交易行和纽约股票交易所那些最大的,素质最好的会员通常有特别关系,要么私人关系特好,要么保证每月几十万的交易量!这些交易行能得到比一般客户好得多的关照。

“他们的主要客户就是小客户,客户来源于纽约之外;对交易十股和交易一千股的客户一视同仁。他们相当专业而且诚实。“朋友继续道。

”我相信他们的专业和诚实!但如果他们也付给正规证券行常例的每股1/8块钱的佣金的话,他们赚什么钱?” 我问道。

“哦,理论上他们应该每股付1/8的手续费,但你心里有数这里有戏可做!”他对我眨眨眼。

“不可能吧?据我所知,那些纽约证券交易所会员的正规证券行在交易佣金上绝没有商量的余地。交易所的管理人可以容忍会员去杀人,去放火,去重婚;但绝不容忍会员在1/8的佣金上给外人任何折扣,这将乱了行情;最终威胁交易所的生存。”我回答说。

他看出我曾和股票交易所的人员有过交道,回答道,“ 听我说,虽然时不时都有交易所的会员因为违反这个规则被吊销执照一年! 但给回扣的方法多的很,总有办法让大家都闭嘴的。” 他或许看到我的表情并不相信,继续道:“有些时候,这些行会在正常1/8佣金之外多收1/32的费用。对这些他们很小心,只是针对不活跃的账户。你知道,从这些不活跃的帐户赚不到钱!交易行不是慈善机构。”(p48)

现在我知道了,他在为一些未注册的交易行做推销。我问他, “你知道这类交易行有哪些比较可靠吗?” 我问道。

“我知道最大的一家,我自己就在那里交易。”他回答道。“这家交易行在美国和加拿大的78个城市有分行,做的生意可多了。如果他们交易不规矩的话,不可能这么多年都生意兴隆,您说对吗?”

“毫无疑问!”我回答说。“他们交易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的股票吗?”

“那还用说!不仅交易所内挂牌的股票,交易所外不挂牌的股票也照交易不误。还交易全国其它交易所和欧洲的股票。也包括小麦,棉花,融资等等,你要什么他们有什么!他们有所有交易所的会员资格,有些明,有些暗。”

此时我全明白了,但我还想多知道些内幕。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回答说。“但交易总要人来执行吧?从拿到我的单到将单下到交易所需要一定时间,这段时间交易的价钱已经变动,我怎么知道成交价将是什么呢?我想我还是应该回到纽约,找家有信誉的证券行,就算亏钱也亏的明明白白。”

“亏钱?我不知道什么是亏钱;我们的客户没有亏钱的习惯。我们的客户只赚钱!我们会帮客户做到这点。”

“你们的客户?”(p49)

“是这样的,我和这家公司有些特别关系;他们对我挺关照,我通过他们赚了不少钱;如果有生意的话我乐意介绍一下。你若有兴趣,我可以介绍经理给你认识。”

“这家公司什么名字?”我接着问。

他告诉了我名字。我听说过这家公司。他们在所有的报纸登广告,宣传客户们怎么从公司的内幕消息赚到大钱;强调这是他们的专长。这可不是一间普通的赌馆,这是一家赌馆连锁店。 他们私下用对冲的方式吞客户的单,(译者注:客户下单买卖的时候他们不是将单子送到交易所交易,而是私下和客户对赌;一百年前没有网络,股价报导并不及时,他们可以在交易价钱上玩很多手脚。)但通过一连串的烟雾让人们觉得他们是正规的证券商在做正当的生意。这家公司是这类赌馆的资深前辈。

这类赌馆的操作方法大同小异,但今年倒闭了几十家。虽然他们坑蒙民众的思路和方法都一样,但操作的细节会有所不同。旧的方法一被人知悉,他们就会变新花样。

他们会同时发几百份电报给客户建议买某种股票,但同时发几百份电报给不同的客户建议卖同样的股票。结果交易行会同时收到大笔买单和卖单!公司会到一个正规的证券行下单买和卖上比如一千股的股票,这样公司就有了正式交易单据;如果有客户怀疑公司私下对冲了交易而没有将单子下到交易所,这些单据就会拿出来给人看。

他们还喜欢玩特许私募的游戏。对客户说公司有特许私募,只有好客户才可以加入。私募客户允许公司在自己的账户交易,如何交易当然公司掌控。这样的法律架构将使最挑剔的客户在亏钱的时候都无法用法律手段来维权。他们用老套的赌馆手法削这些客户:先将股价炒起来,将这些客户的钱投入;其后来个大跌,保证金不够的客户就只好和自己的钱说再见了!他们谁都不放过;妇女,小学老师,和老人是他们最喜爱的目标。(p50)

“我对经纪人都不感冒,” 我告诉这位老兄。“让我再想想。”我随即走开了。我实在不想再和他啰嗦。

我对这家公司做了点调查。这家公司有大几百客户;客户交易的故事大同小异,但没有听说过有客户在他们处赚到钱却兑不了现。问题是我找不到赚到钱的客户。当时这家公司运作似乎不错,应该不会在亏钱的时候赖帐。当然,这类公司最后的命运大多数是破产关门。这类赌馆连锁店也常常会碰到银行挤兑式的厄运。若发生一家兑不了现,其它分馆的客户就会受惊,发疯似的提款挤兑。话说回来,全国范围来看赚到钱退休的赌馆东主也还是不少。

总之,除了贪得无厌,有时撒谎之外,我没有听到太可怕的故事。他们专精于削那些想一夜致富的傻瓜;但他们总是精明地要这些傻瓜签个交易同意书,削人都削地干干净净不留后遗症。

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个故事,他看见公司发出600份电报建议客户买一只股票,但同时发出600份电报建议不同的客户卖这支股票。还特别注明要即刻行动!

“噢,这个游戏我了解,”我告诉老先生。

“是吗?” 他回答说。“ 但第二天他们又发电报要客户平掉仓位;再买,或卖,另一只股票。我问当时在办公室的资深公司合伙人,你为什么这么干?第一天干的事情我明白,起码有一部分人在纸面上有盈利。就算他们以后会亏掉,起码这些人暂时赚到了钱。但像你们这么干,你打算把客户一把杀光。能告诉我动机吗? ”

“ ‘赫赫!’ 合伙人说道,‘不论他们买什么,如何买,何处买,何时买;这些客户反正迟早要亏光;他们亏光了,就会离开。我这是尽快从他们身上能撬多少撬多少————撬完了再找新客户。’ ” (p51)

坦白说,我并不是那么在意这间公司的商业道德。我说过我在泰勒(teller)的赌馆受了气,我就想扳回来。我对这家公司并没有要报复的情绪。无论他们或许是骗子,或许他们并没有被描述的那么不堪;我根本没打算让他们交易我的账号;当然也不会听他们的推荐或相信他们的谎言。我现在最在意的事情是筹笔钱重返纽约到正式的证券行交易。我实在不愿意在赌馆冒着随时可能被警察骚扰的风险胆战心惊地交易。如果碰到邮政警察(译者注:当年经济犯罪通常由邮政警察负责)的话还会没收你的资产,一年半载后被收走的一块钱能拿回八分就不错了。

总之,我想知道这家交易行有什么样的不同,可以让我得到比在合法的券商交易更大的优势。我并没有多少本金,这些和客户对赌的交易行对交易押金的要求很要低。几百块钱定金在这里可以做很大额的生意。

我进了他们的办公室,找到了经理且和他谈了谈。当经理发现我是位老手,曾在纽约的正规证券行交易而且亏了个精光;他就不再在我面前吹嘘说如果我让他交易我的帐号,他能够一分钟替我赚个百来万。他的判断是我是那种靠读盘交易的输家,不断交易也不断亏钱。就我这类客户,不管是和我对赌还是满足于只收少少的交易佣金,公司都会有源源不断的稳定收入。

我告诉经理我寻找的是良好的交易能力;由于我只用市价单交易,我不想看到交易报告上的实际成交价比我在下单时看到的价钱差了五毛一块钱等等。

他以自己的荣誉保证会让我满意。他说想让我在他处交易,让我体验一下什么是高档次交易商;他们有最优秀的人才,以提供优良交易著名。在他们这里,如果下单时看到的股价和交易报告的成交价有差异,这个差异总是偏好顾客;当然,他们对此不提供担保。如果我在他们这里开账号,我将可以以最新电传来的股价交易,买或卖都成,他们对自己的交易员充满信心。(p52)

这就是说我可以类似在赌馆一样交易;我下单的交易价钱将是电报传来的最新价。我不想表现出太喜不自禁;我摇摇头,告诉他我不会当天就开户头,还要想想,但我会尽快告诉他我的决定。他强力鼓励我即刻开户交易,告诉我现在的市场情况特容易赚钱。确实,他说的容易赚钱并没错,但容易赚钱的是他们而不是客户;这是个平缓的震荡市,很容易鼓动客户入市买某个股票,随后操作个大起伏清掉这些客户的定金。他热情到我好不容易才离开。

我给了他我的名字和地址;同一天,我就开始收到电报和信件建议我买这买那;他们特别说明知道内幕消息,有私募正打算将股价抬个50点 。(译者注:华尔街喜欢将一块钱称一点。 point)

我忙着四处打听几家类似的交易商;如果我能确定赢钱的时候这些交易商会付账,这些交易方式十分类似赌馆的交易商是我捞上一笔的最佳选择。

一旦摸清楚他们的底细,我找了不同的3家分别开户。我租了间小办公室专为交易用,有直通这三家交易商的电报专线。

我开始只下些小单,目的不想一开始就吓坏他们。算总帐我有点盈余。慢慢这些交易商开始不耐烦了!他们直爽地告诉我:他们期待有电报专线的客户会有相当的交易量。他们对小打小闹的客户没什么兴趣。他们一定认为我交易地越多就会亏地越多,当然破产的速度就越快,这样他们才能多赚钱,快赚钱。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他们日常只和普通人大交道,普通人的交易生命在他们这种地方通常都很短。破产的客户无法交易,一切都结束了;半破产的客户会不断抱怨找麻烦,让公司不得安宁。 (p53)

我也和当地的另一家券商建立交易关系,这家券商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一位会员有代理关系,可以由电报直接下单到纽约证券交易所。我在自己的办公室安了股价终端(译者注:即专门报道股价的电报接收机,stock ticker),保守地做些交易。整个设置很像在赌馆交易,只是稍微慢些。

这是个我有信心赢钱的设置;没错,我开始赚钱了。我不敢吹牛说交易十次赢十次;但若以星期算总帐的话我会有盈余。我又开始大手大脚花钱;但我总记得存上一部分;我需要本金重回华尔街。我还多找了两家类似赌馆的交易商,安了下单专线;现在我共有五家相似交易商供我下单交易。当然,对这些交易商我比较放心。

有时我的交易也会出错。股价不听话,不按照自己的先例习惯运动。但我交易保守,这些异常不至于让我亏太狠。我和这些交易商的关系总体融洽;他们的交易记录和我自己的记录并不总是相同,当然,每次出现这种情况都是我被坑。你认为出错是偶然的?没这事!但每次被坑我都挺身而出争取权利,他们也通常会最后改正错误。他们根本没想到在我身上会亏钱。至于我赢的钱?我想他们一直认为是给我的暂时贷款,随时会收回去的。

这些家伙完全没有竞赛精神。他们不满足于正常的商业利润,能坑就坑,能骗就骗。由于傻瓜在在股市赌钱永远是输家,傻瓜从不衡量风险!你以为这些本身就有灰色色彩交易商会规规矩矩地做生意?才不!有句老话是“和客户反着做就能致富”,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他们不满足于只和客户对赌赚钱。(p54)

他们老是在成交价上面坑我,我不留意时被坑了好多次。只要我下单时股数比惯常少,他们就会试着来一下。我每次指责他们不规矩,他们总是抵赖。这样我就只好一直按惯常交易。和骗子做生意有个特点,只要你继续和他做生意,你说过什么他都不在意!他根本不当回事。而且宽宏大量地愿意给你更多好处。

我很不高兴,这些骗子的小伎俩干扰了我赚钱的步骤。我决定教训教训他们。 我找了一些以前被操纵过,但现在很不活跃的股票;这些股票被称为注过水的股票。如果我找从来没有被操纵过的股票,那么股票突然活跃会引起怀疑。我向那五间交易商各下个买一百股的单,在这些交易商等待下一个交易价的时候,我通过那间有直线通向交易所的券商下个卖空一百股的市价单。我还特别要求动作要快。想像一下,一只半死不活的股票,突然从乡下地方来了个要急着卖空的电报,交易厅一下子到那里找下家?这下子交易厅有人捡到了便宜货。但是这个便宜的交易价将通过电报发出,成为我在那五家交易商买股的成交价。算总帐,我有四百股股票是低价买入的。券商问我有什么消息?我就回答有人给了我点内幕。证券交易所打烊之前,我会通过正规的券商到交易所买上一百股股票,平掉我的空仓;我可不想留任何的卖空股过夜。一个市价买单,不问价钱,结果是买股的成交价钱跳高了一节。当然,在五家交易商我有五百股股票等着卖,交易商和我对赌,将以这个价钱接我的单。整个操作太令人愉快了。

他们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我就将同样的游戏多玩了几遍。我没有太狠地削他们;通常每一百股只削上一到两块钱。这已经让我重回华尔街的资本金增添了不少。我买空卖空变着手法折腾他们,但留有余地绝不过分;每次操作能赚上六到八百块钱,相当地有成就感。(译者注:当年的六百块钱相当于今天的六万美金以上,普通人一年的年薪。)(p55)

突然有一天,一只股票的股价来了个10块钱的跳动!这个特技动作美好到超出我的预期。我在一家交易商有两百股,其它4家各有一百股;这个跳动超出了他们的承受力。他们像被打了一针的婴儿一样哇哇叫;开始通过专线向我质询。我就过去见了经理;就是这位经理当年想尽办法要我开户,也是这位经理每次坑我被骂都不生气。这次他真急了。

“这只股票被人操纵,我们不会付你一分钱!” 他态度强硬。

“当你接我的单的时候没说这只股票被操纵,你让我买入了!没错吧?现在你总得让我脱手;你想不认账就有失诚信了,对吗?”

“我不需要认这个帐!”他吼道。“我可以证明有人做了手脚。”

“谁干的?”我问他。

“有人!”

“到底是什么人?”我问道。

“毫无疑问你的朋友有一份。”他说道。

我对他说,“你想必知道我从不和人合作。这个镇的每个人都知道我这习惯。我从一开始炒股就这样。现在我要给你个友好的建议:把该给的钱给我,我不想让大家难堪。照我说的做吧。”

“我不会付这个帐,这个交易是舞弊的结果。”他吼叫。

我对他的喋喋不休烦了。我逼他:“你马上付我钱,就现在,就在这。” (p56)

他又咆哮了一会儿,指责我是不要脸的骗子;但最终还是将钱心不甘情不愿地给了我。其它4家交易商没有那么蛮不讲理。其中有一家的办公室经理还对我交易的这些不活跃股票作了功课,在我下单的时候甚至跟着我买了些,他也赚了点钱。这些家伙根本不在乎有客户告他们作弊,他们通常有不错的辩护律师。但他们怕我找他们店面的麻烦,他们在银行的钱当然受到保护。他们不在乎有人指责他们做生意刻薄,但如果有赖帐的传闻就致命了。投机这个行业很特别;客户在交易商处亏钱不稀奇,但如果客户赚钱了却兑不了现则是交易商最大的罪恶。

我从所有的交易商处都兑了现。但10块钱的跳跃让我这出削骗子的欢快游戏结束了。这种游戏他们自己也常玩,用来削那些数以百计的可怜客户;这下他们警惕了。我重回我惯常的交易;当时市场波动和我的交易习惯不合拍,交易商又限制了我交易的规模,有一段时间没赚多少钱。

这种交易进行了一年多;这段时间我尝试了所有想象的到的交易方法赚钱。我也没有委屈自己,买了汽车,花钱随心所欲。我要存钱,但也要好好享受生活。在股市赚钱了,我总是存一部分,我不会全花掉。亏钱的时候当然就更不乱花。我此时已经存了不小的一笔钱,通过这五间交易商交易又无法放开手脚;我决定回纽约。

我有辆车,邀请一位炒股朋友一道开车去纽约;他接受了邀请,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停在纽黑文市(new Haven)吃晚餐。在旅馆我碰到一位早年交易时认识的老友,他告诉我城里有家有专线直通交易所的赌馆生意不错。(p57)

在我们离开旅馆去纽约的路上,我特意拐到这家赌馆想看看外表。我们受不了看看内部的诱惑,就停下车进去了。赌馆装修的不是特别豪华,老式的黑板 ,客户们熙熙攘攘;赌馆正忙着。

赌馆经理看上去似乎以前做过演员或街头演说家;外表令人印象深刻。他说“早上好”的时候,表情就像用显微镜找了十年终于找到了早上的美好,试图将这个美好当成礼物送给你!同时还想将太阳,天空,和赌馆的钱都一并送给你。他看见我们开着部小跑车进来;我们两人看上去都很年轻,无所谓的样子;我的样子看上去可能20都不到。经理很自然地猜想我们是两位耶鲁大学的学生(译者注:纽黑文市是耶鲁大学的所在地)。我没告诉他我们不是耶鲁学生。他没给我们机会说话就向我们演说,说他很高兴见到我们,请我们舒适地坐下;今天早上的股市就像慈善家一样急着撒钱,特别想让大学生们多些零花钱;有史以来,聪明的大学生就从来没有过足够的零钱。就在这里,就是现在,借助于那部股价终端机,一点小小的投资可以赚回数以千计的美金。股票市场的目的就是让人们有花不完的零钱。

他如此想我们交易,让我觉得不炒上几手真对不起这位和蔼的赌馆经理。我就告诉他你想我做什么都行,因为我听说很多人在股市赚了很多钱。

我开始小小地玩,随着不断赢钱,我慢慢加大了交易量。我朋友跟着我交易。

我们在纽黑文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差五分钟十点的时候我们到了赌场迎客厅。演说家见到我们很高兴,期待他的赌运今天会来。但那天我们赢了差不多一千五百块钱。下一个早晨我们见到演说家的时候, 给了他一个卖空蔗糖股份(sugar)500股的单,他有些迟疑,但还是默默地接了单。股票跌了一块钱,我平了单。我将单子给他,那是我五百块钱的盈利加五百块钱的本金。他从保险柜拿了20张50美金的纸币,慢慢地数了三次,在我面前又数了一次。感觉上就是他的手指有粘液,钞票粘在手指上面走不动了;最后,他还是将钱给了我。 他将双手抱在胸前,抿着下唇,咬着紧紧地,双眼盯着我身后的窗户顶部一言不语。(p58)

我又对他说我想卖空两百股的美国制钢(steel),这次他动也不动,似乎没听到我说话;我重复我的下单,他还是不动;直到我将下单股数升到三百股,他转过了头。我等待他的演说。但他只是看着我不动,随后喳喳嘴唇,咽了一口,似乎准备对反对党五十年来的贪污滥权发起声讨。可什么话都没说!

终于,他对着我手上的黄背包摇了摇手说,“把那掩饰带走吧!”

“带走什么?”我问,我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什么?

“学生哥,你准备到哪里去?” 他语调动听。

“纽约,”我告诉他。

“没错,”他点了最少20次头,“一点没错,你们正离开这里!我现在知道两件事情。两位学生?呵呵,我知道你们不是学生!而且我知道你们是谁!知道的清清楚楚。”

“真的?” 我有礼貌地回答。

“当然。你们两位....”他等了等;文雅不见了,他开始咆哮:“你们两位是美国最大的鲨鱼!大学生?呵呵,你们一定还在大学一年级!对吗!”

我们没有插嘴,让他自言自语。他应该不是心疼那些钱,所有的专业赌徒对钱都不是很在乎。赌钱就是个游戏,运气总是会轮转。让他感到自尊受损的应该是他觉得被我们给蒙了。(p59)

就这样我到达华尔街准备第三次尝试。当然,我一直在思考,试图找出我在富勒腾(Fullerton)处失败的原因;思考我的交易系统有什么问题? 我赚到第一个一万美金的时候是20岁,我把它给亏掉了。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和怎么亏的:因为我缺少忍耐,在不该交易的时候持续交易;因为我赌性重,在经验和研究都告诉我应该离开市场的时候,我却进场了;因为我用希望取代了思考,忘记了应该用自己的方略去取得胜利。我22岁的时候赚到第一个五万美金,五月九号那一天我就把它给亏干净了!我现在清楚地知道原因:因为股价的滞后加上那天股市前所未有的异常波动。

但我还有没搞清的!从圣路易斯回来后为什么还亏钱?五月九号之后为什么还亏钱?我已经有些想法,也设计了一些方案改正可能的操作失误。但这还需要市场检验。

破产是最好的老师,它教导你在股市不做什么。一旦你学会了不做什么不亏钱,你就开始学习做什么赚钱。明白吗? 你开始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0 14: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您辛苦了,谢谢为我们翻译这本经典,以前大炒家回忆录读了不下十边,总是懵懂不清,似懂非懂的感觉。读陈老师译的让人豁然开朗,逻辑脉搏清晰可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5: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liangyou 发表于 2019-9-10 14:57
陈老师您辛苦了,谢谢为我们翻译这本经典,以前大炒家回忆录读了不下十边,总是懵懂不清,似懂非懂的感觉。读 ...

谢谢您的美言。很高兴您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3 20: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陈老师出这本翻译书!!!
看了这几章,同曾经读过版本的比较,还是陈老师的版本好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炒股的智慧网   

GMT+8, 2019-11-17 08:04 , Processed in 0.04681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