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炒股的智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78|回复: 37

第五章,股票炒家回忆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4 01: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第五章,我认为相当重要的一章。这章讲不少交易理念。我这里将它译给大家欣赏一下。大家也可以将我的译文和其它译本对照一下,看看靠交易吃饭的人怎么译这本书!市面上有10好几个版本。

第五章,股票炒家回忆录

靠读盘交易的炒手最常犯的错误是过度解读!我猜这个错误出现的频率至少等同其它错误的总和。读盘交易者又被称为股带虫(注:读盘交易者试图从阅读不断传来的股价带上的数字来推测股价下一步的走向,成天盯着股价带看);他们的不懂变通是相当昂贵的坏习惯。投机这个游戏有它自己的规矩,用死板板的数字或条文很难描叙。就算我自己在读盘的时候,进入脑海的也并不仅仅是数字。更多的是一个可称为“股票行为习惯”的东西;意思说你可以通过观察股价的运动来判断股价的运行轨迹会不会和你以前观察到的类似。如果股价的运动异常,那就别碰它;如果你无法准确地断定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你就无法准确地断定股价的下一步走向。没有诊断,就无法预测;没有预测,就没有利润。(p60)

观察股票的运动,将它和以前的规律比较来预测它下一步的方向,是历史悠久的行业习惯。我第一次到纽约的时候,经纪办公室就有一位法国人喜欢谈论他的股价走势图。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公司请来的公关人士;公关人士通常性格友善。以后我发现他说话很有说服力,令人印象深刻。
他说这世界唯一从不撒谎,也不可能撒谎的就是数字;用这些数字画成曲线,他可以预测市场的方向。他还会分析历史事件;  比如基恩先生(keene)在他著名的阿奇胜(atchison)优先股的牛市操纵一役为何做的漂亮,以后他在南太平洋私募(south pacific pool)的操作怎么出了错。

先后不断有专业炒手尝试了这位法国人的系统,但后来都放弃了,回到他们自己原先的交易方法。这些专业炒手说自己的短线操作系统(hit-or-miss system)更不容易犯错。我曾听这位法国人提到,基恩(keene)说图表100%正确;但按图表交易的方法太滞后了,股市活跃的时候基本没法用。

有间办公室存有股票每日的波动图表。股票几个月的运动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将一只股票的波动和和大市的波动做比较,加上牢记一些投机的规矩,炒手们就可以判断一只被人推荐的股票是否真是有上升的潜力。很多人将图表当成一种比较时髦的买卖股票的信息来源。今天,相当不少的证券商有这种股票波动图;它们由专门的统计专家制作,不仅有股票图,还有期货图。(p61)

让我强调一下,这些图表可以帮助那些懂得怎么读图表的人;或者说可以帮助那些知道如何消化图表提供的信息的人。一般的图表读者常常过度解读这类图表,认为图表展现的高峰低谷一波浪二波浪就是股票投机成功的秘密之所在。这个人如果还很固执的话,那么破产只是迟早的事情。

曾有位相当能干的人;他曾是一家著名交易行的合伙人,这家交易行是证券交易所的会员。他是一位受过训练的数学家,也是一家出名的图表分析学校的毕业生。 他设计的图表精细极了,包罗不同产品;有股票,债券,小麦,棉花,货币等等。 他的图表包括很长的年份,不同季节的价钱有什么相互关联等等;总之,所有的一切都包括了!他用这些图表交易股票很多年;他交易的方法其实就是基于一些特别设置的平均线。有人告诉我他平常都能平稳赚钱;但世界大战爆发,所有的先例都不重复了!他和他的一大堆朋友亏了数以百万记的美金,随即人就不见了。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如果股市的基本面很牛,就算来个世界大战也无法阻止股市一路往上冲;如果基本面很熊,什么也阻止不了股市往下跌。任何人想从股市赚钱的话需要知道怎么判定股市的基本状况

这些小故事似乎有些跑题,但我常常会想起它们,它们是我早些年华尔街经历的一部分。今天我比当年成熟多了,懂了很多当年不懂的东西。我相信自己在无知年代犯的错误会被普通的炒手们不停地重复。

又回到了纽约!这是我第三次试图在正规的券商处战胜华尔街;我交易相当活跃。我并没期望一开始就像在赌馆一样快快来钱;但我相信后来我一定会做到更棒;因为在这里买卖可以下单很大的股数。 现在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完全理解在股市赌博和股市投机之间的区别。我已有七年读盘的经验,我玩这个游戏的天份相当不错;虽然我还没发大财,但计算我的资金回报已是相当不错。今次我像以前一样有赚有亏,但算总帐有些盈余。我赚的越多花的越多;只要一个男人没有守财奴的习性,大多数都这样。当然有些人钱来的容易可以会不同。有些人,比如罗素.赛奇(Russell Sage)先生,他存钱的天份和赚钱的天份一样出色,死后留下的钱就多到一般人听到都想吐。(p62)

每天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战胜股市的游戏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空间。三点以后,那是我享受生活的时间。请别误解,我从来不将工作和生活混淆一道。我亏钱的时候总是因为我犯了错;我从来不找精神懈怠或饮酒过量之类的借口;在我工作的时候从没发生这类的事情。无论身体健康还是精神健康,我都十分留意。直到今天,我通常10点之前就上床。从年轻始,我就不熬夜,睡眠不足会影响我的交易。我现在一直在赚钱,我想不到有什么理由我不可享受一些生活的美好。只要股市在,我就取之不尽;我有信心!我的信心来自我对自己专业能力的自信;我相信自己的专业能力够让自己自食其力。

我对自己交易方法的第一个修正是时间的跨度。在这里,我无法像在赌馆一样等到确定的时机才下单,赚上一或二块钱就跑。在富勒通(Fullerton)的办公室,要想抓住一波行情需要早早就开始做功课。换句话说,我要通过研究来预测下一步将发生什么,需要预测股价的下一步运动;这听起来像老生常谈,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对炒股游戏的态度开始改变,这种改变顶级重要。一点点又一点点,我开始明白了赌博和投机的本质区别:赌博在为小波动下注,投机是等待股市不可抗拒的升和跌。(p63)

我必须提早一个小时开始研究市场。如果我还在赌馆操作,我不会这么干;就算在全世界最大的赌馆操作也一样。 我研究交易报告,研究铁路运营利润,研究财务和商业数据。当然,我交易时喜欢下大注,周围的人就称我为“孩童赌棍”(Boy Plunger);他们不知道我其实对每个交易都做功课。我对任何有助于提高交易水平的知识都兴趣盎然。 每次碰到问题,我都思考它的来龙去脉;当我自认找到答案的时候,我必须亲自证明答案正确。在股市,我知道唯一证明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钞票。

我的进步看起来慢慢地!但我相信自己已经尽力而为;算总帐,我已经赚钱。如果我亏钱的交易多一些,或许我会更用功学习;毫无疑问我会发现自己更多的问题。 但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多亏钱的话是不是真有价值?如果多亏了钱,我相信自己可能不够学费在股市改进自己的交易方法。

通过研究自己在富勒通(Fullerton)办公室赚钱的交易;我发现虽然我对市场的看法100%正确,也就是说我对股市情况和走势的分析正确,我并没有从这个“正确”赚到“正确时”应该赚到的钱。这令我深思。

从部分胜利学到的教训并不少于失败。就我的例子,我从牛市的一开始就做出股市会升的判断;我用金钱支持自己的分析,我买进股票;就如我的预测,股价升了。到现在,一切都很正常。但你知道我随后做了什么? 我会去听那些老股友的建议,控制年轻人的冲动!我决定要理智保守地交易。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理智保守意味着股价升高时应该卖掉,等股价回调时再买回来。我就这么干了!我经常高处卖了股票等回调,但回调就是不出现!我眼睁睁看着股价从我的卖点又升了十块钱!我拿着4块钱的利润傻呆呆地做看客。他们说你有利润了将其放进口袋就不会变穷。这个说法不错。但问题是一个大牛市你每股只赚了4块钱的话你也不会变富。(p64)

一个可以赚二万的机会我只赚了两千;这就是我理智保守的结果!可以赚到大钱却结果只入袋小钱的经历让我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傻瓜也依经验的不同而分成不同档次。

新手什么都不懂,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升了一级后就会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会一有机会就向外显摆,这是有了点经验的傻瓜。这一级傻瓜做过点功课,他的功课不是研究市场本身,他的功课是研习了更高级别的傻瓜对股市做出的一些评论。第二级的傻瓜知道不犯新手常犯的错误,不亏新手常亏的钱;但这级傻瓜是证券商最欢迎的顾客,他们四季不断地为券商的财务做出贡献。华尔街新手通常能生存三到三十个星期,这一级傻瓜的平均寿命可达三年半之久。很自然,这些半傻瓜一开口就是华尔街的格言警句,一谈起交易规则那是朗朗上口。股市先贤们总结出的所有的“不”他都记得;但他不记得的那个“不”却是最重要的,那个“不”是:“不做傻瓜”。

这些半傻瓜认为自己已经在股票市场换了智齿;他已经学会等待股票的下跌捡便宜货。他将股价的高点跌到他买入价的差价当成自己捡到的便宜。

毫无经验的股市傻蛋会在大牛市的中途闭着眼睛瞎买;他不知道规矩,也不知道先例;他闭着眼睛瞎买因为他闭着眼睛瞎期盼。他赚的纸面利润常常在一个正常的回调损失殆尽。在股市交过相当学费的股民会做我刚刚干的事。

我也认为我的操作相当理智,起码那些敏锐的股友认为那样的操作是理智的。我明白我需要改变在赌馆的操作方法,我认为任何改变都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何况我采用的方法是那些相当有经验的股友推荐的。(p65)

大多数股民都有个奇怪的想法,他们认为股市欠他们钱。不信的话你问问,看看有多少认为股市不欠他们钱!在富勒通(Fullerton)办公室,充斥着这些人;或许程度有些差异。但有个老家伙与众不同。首先,他年纪比较大。另一点,他从不好为人师,也从不吹牛往日的战绩。他是个绝好的听众。他对别人的推荐没什么兴趣,他也从不询问别人从什么地方拿到什么消息。如果有人给了他什么消息,他总是礼貌的表达感谢;如果这个消息以后证明是真的,他会再表感谢。如果消息是假的,他也从不抱怨。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按照这些消息操作。办公室的传闻是这位老人相当富有,他交易的时候手笔是很重的。但他并没有被旁人想象一样付着很多的交易佣金,起码旁人没看到证据。他的名字叫巴垂纪(Partridge),背后大家都叫他火鸡;因为他的胸很厚, 又喜欢昂首阔步地从一间房间到另一间房间闲逛,下巴就像躺在胸部上。

客户们总是喜欢被人指导买进卖出,这样他们犯错时可以有个被谴责的替罪羊。在这家证券行,客户们一有内幕消息就喜欢找老巴垂纪(Partridge),告诉他某某有内幕的朋友给了买卖某个股票的建议;客户们会将他听到的各样传闻讲给老人听,随后问:“您认为我应该怎么做?”?无论建议是买还是卖,他的回答都是一样的。(p66)

老火鸡会将头点一点,双目充满关怀地对客户笑着说,“您知道,现在是牛市!”

一次又一次我听他说:“您知道,现在是牛市!”这句话就像送给对方一幅投了百万保险的护身符;我真搞不清他在说的话到底有什么含义?

一天,一位名叫艾尔莫.哈务德(Elmer Harwood)的先生匆匆进了办公室,写了个交易委托单交给交易员。哈务德随即急忙忙找到巴垂纪。这时巴垂纪正在听故事;一位名叫约翰.丰宁 (John Fanning)的先生正在讲一个亲身经历。他曾偷听到基恩(keene)给他经纪人下的一个单, 他跟了单,但他只跟了100股而且只赚了三块钱就卖了;他卖了以后的三天,这支股票又升了20块钱。这是约翰最少第四次对老先生重复同样的悲惨故事;老火鸡先生总是充满同情心地聆听着,就像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

艾尔莫打断约翰的故事,连道歉都懒得罗嗦,直接对火鸡说:“巴垂纪先生,我刚刚卖了顶峰马达(Climax Motors)的股票,我有内幕消息,股市会来个回调,现在卖了将可以以低价买回。如果您还有这支股票的话,您可以照做。”

早些时日艾尔莫给了火鸡买这支股票的建议。这些业余的消息提供者常常认为自己干了件不得了的好事,他不仅拥有对方的身体,同时拥有对方的灵魂。至于这些消息有用还是没有则不在考虑之列。

“当然,我还持着这支股票,谢谢哈务德先生。”火鸡感激地说道。艾尔莫卖股时还记得老火鸡那是相当地有心。

“这样的话您可以卖股平仓了,等股票跌下来再买入。”艾尔莫说道,似乎银行存款单都替老人写好了。看着火鸡似乎对他的建议并没什么很激动,很感谢的表情,他再强调:“ 我已经将我自己的全部卖了!”

从他讲话的口气和表情,你可以很保守地估计交易的股数在一万股之上。(p67)

但巴垂纪先生摇着头遗憾地说:“不,不,我不能那样干!”

“你说什么?”艾尔莫吃了一惊。

“我现在不能卖!”

“您买的时候可是我建议的?”

“谢谢您,哈务德先生;我从心里对您充满感激之情。但是先生,我不能卖———”

“等一等,让我插一句!那只股票是不是10天升了七块钱?没错吧?”

“没错,太感谢您了,小伙计;但我不能现在卖这只股票。”

“不能卖?”这下子艾尔莫开始对自己怀疑了。这是消息传播者一旦被打回票常有反应。

“是的,我现在不能卖。”

“有什么特别理由吗?” 艾尔莫开始把头靠了过来。

“为什么?因为现在是牛市!” 老家伙说话缓慢,似乎给了个详细冗长的解释。

“那个我知道,”艾尔莫看着有些生气,似乎对解释不满。“你我都知道现在是牛市,但将你手上的股票翻个身,你可以更便宜地买回来,这不降低了买股的成本?”

“小兄弟,”巴垂纪似乎受到压力,“亲爱的小兄弟,如果我卖了那只股票,我就失去了仓位,那时我该怎么办?”

艾尔莫.哈务德举起双手,摇着他的头,向我走来试图寻找同情。“你相信吗?” 他用舞台旁白似的语气对我说话 “让我告诉你!”

我沉默着,他继续道:“我向他推荐了顶峰马达,他买了五百股,现在他己经有七块钱利润了;我建议他先卖股获利,等股票回调的时候再便宜买入。回调早就该来了,到现在更是分分钟的事。你知道我告诉他这些的时候他说什么吗?他说他卖了股票就会失去工作(注:股票仓位的英文是position,这个英文字也有工作岗位的意思);您说是不是令人啼笑皆非?”

“等一等,请原谅,哈务德先生,我没有说我会失去工作,”老火鸡插嘴了,“我说的是我会失去股票仓位。 等到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像我一样经历了这么多的升和跌,你就会明白失去股票仓位是极其昂贵的错误;这个代价太大了,就是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都付不起。先生,我也希望股票会回调,这样你就可以便宜多多地买回你卖掉的股票。但我自己只能按照自己多年的经验操作;我已经为这些经验付过很高的学费,我不想再付一次。我现在已将这些纸上利润当成存进银行的现金, 我对您充满感激之情. 但您知道,这是个牛市。” 老人昂着头走开了;留下艾尔莫(elmer)一年错愕。(p68)

这位老巴垂纪先生所说的一切开始并没给我太多的触动。但我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多少次我都对股市判断正确,但我老是赚了点小钱就中途离场;我没赚到我应该赚到的钱。回忆的越多,我就越敬佩那个老家伙的智慧。很显然, 他年轻的时候犯过类似的错误,对自己人性的弱点有深刻的反省。他不再让自己对股市的一些诱惑动心,经验告诉他若向这些诱惑低头可能会导致昂贵的错误。我自己的教训就痛彻心肺。

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在交易方面的修行跃进了一大步。我现在明白了,当老巴垂纪向周围的股友说“你知道,现在是牛市!”的时候;他真正想告诉这些股友的是:“大钱不在股价短期的小波动之间,大钱在大势之内。”换句话说,赚大钱不能只靠读盘的小技巧,赚大钱需要对股市整体做出判断,抓住大趋势

在华尔街混了很多很多年加上赚亏过很多很多百万美金之后,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赚到大钱的诀窍从来不是我的思考,而是我的坐功。明白了吗?买对后坐着不动!在股市分析正确没什么了不起;你总能在牛市起始的时候找到很多牛市的征兆,你也同样可以在熊市起始的时候找到很多熊市的征兆。我认识不少人判断的那个准,真是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判断;股票买进或卖空的起点都完美到极致。但他们的经历都和我大同小异———那就是,都没赚到几个钱。在股市,一个人能买对之后还安坐不动真是太难了;但股友只有完整把握这点之后才有可能赚到大钱。可以这么说:当炒手真正知道怎么交易之后,几百万来的会比自己无知年代赚几百块更容易。(p69)

理由是这样的: 一个人对股市的判断可以很直接,可以很清晰;但股市到达终点的波动过程总是很曲折,很不清晰!就算他判断对了,这个曲折的过程会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进而失去耐心。这就是相当的华尔街聪明人在股市亏钱的原因!这些人的学识和经验都远在傻瓜阶级之上;他们不是被股市击败了,他们是被自己击败了。他们击败自己是因为他们头脑聪明,但坐不住。老火鸡的言和行才是真正地高明;他不仅仅坚持自己的信念,还有极度的耐心坐等实现。

忽略大趋势而注重在股市跳进跳出炒短线是我的致命弱点没有人可能抓住股票所有的小波动。牛市的时候,正确的操作就是买进坐等,直到你想信牛市结束。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对研究股市的总体情况,而不是局限于某些个股票的小道消息或传闻。当你相信牛市结束,卖掉所有股票,将钱存进银行

去等待股市转头,等到你认为股市已经转头;等到股市的大趋势发生逆转;你需要用你的头脑,用你的眼光。否则我这里所说的一切就如同教导你“低买高卖”一样白痴。股民最容易学的一招就是不试图抓住最后的1/8美金,或者最早的1/8美金。(注:早年美国股价以分数标价,比如5 1/8, 5 3/8等等。这里的最后1/8指股价的最高点,最早的1/8指股价最低点)  这两个1/8是全世界最昂贵的1/8,它对炒手们造成的损害以千百万记,足够建造一条横跨美洲的高速公路。

在富勒腾(Fullerton)处做久了,我有了进步。这时研究自己的操作,发现建仓之后马上就出现亏损的情况很少。很自然,这导致我一出手就是大单; 这样做是我对自己的判断力有自信,同时也可以避免受到周围股友的影响,甚至避免了有时自己的犹豫不决。想玩这个游戏,没有对自己的极端自信是走不了多远的。到现在为止,我学到的炒股规则是这样的:研究股市的总体情形,投入资本买进喜欢的股票,坐等直到情势反转。我现在可以看到回调的到来但安坐不动,我知道回调只是暂时的。

我曾卖空十万股股票。我感觉到一个大的反调就要来临,这样的反调在一个大走势中是不可避免而且正常的;虽然这样的反调意味着可能有一百万美金的利润消长,我一样能够安坐不动,冷眼漠视一半的纸面利润消失;一点点都没动现在买股平仓,等会股票升上去了再建空仓的短炒想法!我知道这样做的话我可能失去自己的仓位,也就可能失去了一个大斩获(big killing)的机会。我一直提醒自己只有抓住大波动才能赚到大钱。(p70)

我学地很慢!因为我只能从错误中学。犯了错到知道自己犯了错需要时间,知道自己犯了错到找到犯错的根源需要更多时间。但在这个学习过程中我算总帐还赚到钱,我还很年轻;我赚的钱大多是通过读盘的方法短炒赚的,这时股市的情形也恰好适合那种炒法。我输钱的频率比当年刚到纽约时小多了,就是输也不至于输到那么到令人沮丧;回想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破产了三次,这实在不是一个令人骄傲的记录。让我告诉你,破产是极高效率的学习。

我的赌本增加的并不快,因为我花起钱来毫不手软。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我有自己的汽车;股市除了星期天和假期之外都开,如果可以从股市拿到钱,我看不到省吃俭用的理由。每次我找到犯错的原因,我都将一系列“不”登记起来;当然,想让这些不断增长的“不”变的有意义就不要在生活上刻薄自己。我还有很多相当有趣和不那么有趣的故事,如果我都详细说的话就没完没了。回忆起来,让我真正刻骨铭心的故事通常都和交易有关,是那些增加了对游戏和自己了解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22: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能翻译这本书,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这一章堪称经典,可谓全书最具价值的一章,要做到利物莫理想中判断准确又坚持不动的人,只能是具备这样的特点:了解价格的趋势性,排除波动性的干扰;而新手只看到价格的波动性,对趋势性不了解,虽然开始能貌似准确地介入,却在反复的走势当中,身不由己,中途下车。
我阅读后,逐渐明白,利物莫想告诉世人,价格是波动性(随机性)和趋势性(确定性)的结合,而获利的秘决全在于它的趋势性(确定性)。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0: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悠然闲人 发表于 2018-8-10 08:28
陈老师 翻译的很好!非常喜欢这部书,,,

以下是本人最初读该书的笔记

日记做的不错了。
我有空就翻译些,待完成后集结出版。这是投机的首席经典,我自己对市面的版本都不满意。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江挺 发表于 2018-8-10 10:21
日记做的不错了。
我有空就翻译些,待完成后集结出版。这是投机的首席经典,我自己对市面的版本都不满意 ...

谢谢陈老师!
老师的《炒股的智慧》至诚至正,成为永恒的经典。
相信老师翻译的《股票炒家回忆录》必将成为第二部经典。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19: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的版本读起来清晰多了,读其他人的版本有几处地方总觉得很别扭,现在豁然开朗。
个人认为这是《回忆录》最精华的一章,复制到我的帖子里去,时时温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08: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游子 发表于 2018-8-6 07:44
陈老师,我提个问题,你的意思是不是过度关注波段的高低点,一波段,二波段,认为这就是交易的全部是错误的 ...

这句话的意思只看图是不够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03: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时间学习,感谢陈老师百忙中再译经典!
"靠读盘交易的炒手最常犯的错误是过度解读",这就是我以前常犯的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08: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规则永远比感觉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09: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学到的炒股规则是这样的:研究股市的总体情形,投入资本买进喜欢的股票,坐等直到情势反转。”
这不一定是股市的真谛,更不是股市的全部,但却是赚大钱的基本。大趋势不可逆,我可以做的是用我可以知道的亏损去赌我不知道的盈利,要做到这点,唯一的做法就是要坐得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09: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守得住红线,其它的只要能盈利,感觉舒服,有交易乐趣就好。如果觉得交易是痛苦的,远离市场,过自己能把握的生活,我们来市场是寻求自由的,而非枷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10: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陈老师带大家重读经典!里面的信息量太丰富,需要反复咀嚼。
新手一无所知,二级傻瓜能熟悉名言警句和交易规则,却不能用到实际交易中去,说一套做一套,大部分交易者都是这类。我也经常犯这些傻瓜一样的错误。
要想脱离傻瓜的行列,要建立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然后严格按既定的规则去实施,在实施过程中不断调整完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11: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译得真好,经典永恒。的确,都是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股市中,错误即意味着损失。判断大市,然后顺势而行。仓位产生的收益曲线会告诉你判断正确与否。今年见到太多逆市重仓操作的股友了,付出不菲学费的不在少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11:3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丛林中的菜鸟 发表于 2018-8-4 03:54
第一时间学习,感谢陈老师百忙中再译经典!
"靠读盘交易的炒手最常犯的错误是过度解读",这就是我以前常犯 ...

陈老师翻译的很好,但现在不是牛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4 19: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我觉得有疑似的几处笔误,您再看看:
P68:“不能卖?”这下子艾尔莫开始对自己怀疑了。这是消息传播者一旦被打回票常有反应。
P69:这位老巴垂纪先生所说的一切开始并没给我太多的触动。但我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多少次我都对股市判断正确,但我老是赚了点小钱就中途离场;我没赚到我应该赚到的钱。回忆的越多,我就越敬佩那个老家伙的智慧。很显然, 他年轻的时候放(犯)过和我类似的错误,

点评

谢谢,打字错误。  发表于 2018-8-4 2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炒股的智慧网   

GMT+8, 2019-7-22 01:08 , Processed in 0.04948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